股票吧-综合资讯网

 找回密码
 娱乐高压锅

【孟建伟】内蒙古反贪最新信息 包头市历届公安局长 内蒙最近查了哪些官员? 邢云 和石 ...

2019-4-19 15: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 评论: 0

摘要: 原标题:内蒙古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退休一年后被查 内蒙古纪委监委网10月30日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原标题:内蒙古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退休一年后被查

内蒙古纪委监委网10月30日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孟建伟 资料图

个人简历:

1969.10—1971.05,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沙金胡套海公社通讯员;

1971.05—1976.03,解放军5108部队64分队战士;

1976.03—1977.07,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农机厂工人;

1977.07—1981.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干部;

1981.07—1986.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海渤湾中队副指导员;

1986.05—1988.01,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

1988.01—1991.02,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队长;

1991.02—1994.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07—1998.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1998.05—2003.06,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公安局局长;

2003.06—2007.12,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局长;

2007.12—2010.09,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2010.09—2013.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

2013.01—2015.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5.01—2017.12,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7.12,退休。

来源: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

《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论科学的人文价值》等。在《哲学研究》、《自然辩证法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教育研究》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曾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学术论文50余次。其博士论文被评为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1995年入选北京市跨世纪理论人才“百人工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度)。 孟建伟学术讲座 《弘扬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西方科学——思想、方法和精神》、《科学与人文》、《现代西方哲学》 孟建伟作品摘要 《论科学的人文价值》一文对科学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作了较为全面的论述,从而从新的视角探讨了科学的价值问题。 导论。作者对科学的人文价值作了广义的理解,即理解为科学对人和文化的全面发展,特别是对于人的生存、发展、自由和解放的意义和价值。作者认为,我们谈论“人文价值”的“人”应当是“现实的人”,而不能像许多西方人文主义者那样,将“人文价值”仅仅局限在文化价值或精神价值的范围内,只抽象地谈论人的精神生活。当然,也不能像许多功利主义者那样,只关注人的物质生活。因为“人文价值”还有“文”的含义,这里的“文”主要是指文化,当然也是人的精神生活。论文的基本框架就是在上述理解的基础上设置的。作者试图通过考察、探讨和研究科学的技术价值(第三章)、经济价值(第四章)、文化价值(第五章)和精神价值(第六章),较为全面而深刻地揭示科学对于人和文化的全面发展,特别是对于人的生存、发展、自由和解放的意义和价值。探讨科学的人文价值的意义在于:①有助于更加全面、深刻地理解科学的意义、目的和价值,特别是科学的人文价值,并从人文价值的高度把握科学的技术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精神价值的辩证统一;②有助于超越狭隘的实证主义、科学主义和狭隘的人本主义、人文主义,促进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的融合,从而为新世纪树立一种新的科学观和文化观。 第一章:对科学的人文价值的忽视。 在当代,有两种科学观深深地影响着人们对科学的理解:一种是实证主义的科学观;另一种是功利主义的科学观。以逻辑实证主义为代表的实证主义科学观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实证主义;二是科学主义。尽管实证主义的科学观并没有否认科学本身也是一种文化,并十分强调科学的认识意义,但是,这种科学观的确存在着这样一种倾向,即将科学看作是一种超越人类历史及其文化母体的“事物”,这样一来,当实证主义者强调认识(科学)世界和体验(人文)世界的截然区分,并竭力拒斥“形而上学”的同时,科学本身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也被大大地忽视了。以培根为代表的功利主义科学观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工具主义;二是科技主义。尽管功利主义的科学观也十分关注人,但是,它将科学仅仅看作是一种工具,并从工具的角度来强调科学对于人的物质生活的意义和价值,而看不到科学更是一种文化,因而对于人的精神生活和人的自身发展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于是,也大大忽视了科学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 第二章:对人文精神的片面理解。 与上述两种科学观相呼应,也有两种文化观深深地影响着人们对人文精神的理解:一种是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文化观;另一种是现代新儒家文化观。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文化观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反科学主义或反科技主义;二是非理性主义。当他们强调只有艺术等人文文化才具有重要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才体现真正的人文精神,而科学不但不具有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反而同人文精神是对立的同时,进一步加剧了所谓的科学世界和人文世界的分离和对立。现代新儒家的文化观也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反科学主义或反科技主义;二是泛道德主义。现代新儒家关于科学世界和人文世界的划分要比其他任何流派更加绝对、更加泾渭分明。于是,当现代新儒家竭力推崇“儒家精神”,批判科学只专注于向外、只专注于用,因而有背于人及其人文精神的同时,更进一步加深了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分离和对立。 第三章:论科学的技术价值。 科学具有两个最重要的传统:一个是重功利的技术传统;另一个是重理想的精神传统。功利主义科学观和理想主义科学观分别根源于并代表着这两个传统。尽管功利主义科学观有其严重缺陷,但是它无论对于社会的发展还是对于科学本身的发展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①它突出强调了科学的技术价值,强调科学不仅应当服务于人类,而且能够服务于人类;②强调科学必须根植于社会,并从社会需要中获得巨大的动力和支持。当然,研究科学的技术价值,特别是研究科学的技术价值和人的价值关系问题,不能回避科学技术的异化及其对人类社会所产生的负面影响问题。但是应当看到,无论如何,科学对于人类社会的积极作用要比其消极作用和负面影响大得多,深远得多。科学的技术价值与人的价值的深刻的一致性主要体现在,科学技术及其发展同人类的生存、发展、自由和解放息息相关。首先,科学技术大大提高了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从而从根本上改善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条件;其次,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不仅是使劳动真正成为自由的活动并赢得充裕的自由时间的必要条件,而且也是人们扩大社会交往和社会联系的必要条件;最后,无论是人类从自然力中获得解放,还是从社会关系中获得解放,或者同这两方面相联系的思想解放,科学都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 第四章:论高科技的人文意义。 随着以高科技为代表的新科学技术革命的兴起,科学的技术价值、经济价值与人的价值、人文价值将得到更进一步的融合和一致。高科技的人文意义在于:1.促使“知识价值革命”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从而导致知识经济化和经济知识化。而经济知识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经济的人文化。具体表现在:①使知识成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主要源泉和资本;②使教育变成知识经济的中心,而学习成为个人或组织发展的有效工具;③将生产劳动的过程变成创新的过程,从而使劳动与人的自身发展趋于一致。2.高科技将有助于人类摆脱资源与环境危机的困境。具体表现在:①高科技将被直接运用于开拓资源和环境保护领域,从而为人类解决资源和环境问题开辟广阔的前景;②通过发展高科技产业和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帮助人类走出传统的工业经济即自然资源经济的困境。3.高科技及以高科技为依托的知识经济将为人的自身发展开辟广阔前景:①人类的生产劳动的自由度将会大大提高;②人们的社会交往和社会联系将进一步大大拓宽;③人们将拥有更加充裕的自由时间和更加丰富的生活内容,并使自己获得更加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第五章:论科学的文化价值。 尽管理想主义科学观也有其明显的缺陷,但是它无论对于社会的发展还是对于科学自身的发展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①通过强调科学的文化价值和精神价值的重要性,有助于人们全面地理解和把握科学的价值及其社会功能;②通过对科学的文化价值和精神价值的强调,有助于人们更加全面地认识科学的目的和动力。可以说,功利主义科学观和理想主义科学观两者具有明显而重要的互补性。要全面地理解科学的动力、目的和社会价值,就应当在科学的两种传统和两种科学观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在关于科学的文化价值的问题上,也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理解。在当代西方以逻辑实证主义为代表的科学哲学、以默顿为代表的科学社会学和以萨顿为代表的科学历史学对科学的文化价值的理解,基本上代表着一种较为传统的观点。这种观点往往带有浓厚的实证主义、科学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并对科学的文化价值予以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然而,自60和70年代以来,包括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历史学在内的元科学观点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其变化趋势是从实证主义、科学主义逐步走向人文主义、非科学主义。于是,科学的文化价值和文化地位似乎越来越遭到贬低、甚至否定。如果超越实证主义和人文主义的狭隘视野,便不难看到,科学文化同人文文化一样,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并是别的文化无法替代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科学作为一种文化,至少具有五种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①认识意义和认识价值;②思想意义和思想价值;③智力意义和智力价值;④精神意义和精神价值;⑤审美意义和审美价值。 第六章: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 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是导致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分离和对立的重要根源。所谓人文精神,应当是整个人类文化所体现的最根本的精神,是人类文化生活的内在灵魂。它以追求真善美等崇高的价值理想为核心,以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为终极目的。一旦超越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便不难发现,科学精神本身就是一种人文精神,是人文精神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作为一项认识活动,它体现着对真理和知识的追求并为之奋斗的崇高理想和精神;科学作为一项智力活动,它体现着在智力上永远向着“更快、更高、更强”的方向迈进的崇高的奥林匹克理想和精神;科学作为一项与人类的前途、命运息息相关的社会活动,它体现着为人类的幸福、自由和解放而奋斗的崇高理想和精神。因此,科学精神并非只是自然科学的精神,而是整个人类文化精神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它同艺术精神、道德精神等其他文化精神不仅在追求真善美的最高境界上是相通的,而且不可分割地融合在一起。离开人文精神的“科学精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精神,而离开科学精神的“人文精神”也只是一种残缺的人文精神。科学精神是人文精神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观点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从理论上看,一是有助于进一步加深对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理解;二是为沟通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从实践上看,有助于进一步弘扬科学精神,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从而促进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社会的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 孟建伟获奖记录 编辑 获省部级以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5次。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个人简历:

1969.10—1971.05,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沙金胡套海公社通讯员;

1971.05—1976.03,解放军5108部队64分队战士;

1976.03—1977.07,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农机厂工人;

1977.07—1981.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干部;

1981.07—1986.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海渤湾中队副指导员;

1986.05—1988.01,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

1988.01—1991.02,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队长;

1991.02—1994.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07—1998.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1998.05—2003.06,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公安局局长;

2003.06—2007.12,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局长;

2007.12—2010.09,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2010.09—2013.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

2013.01—2015.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5.01—2017.12,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7.12,退休。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内蒙古政法公安系统的动荡仍在持续。继几天前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杜宝君、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被查后,2018年11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李志斌自杀身亡(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内自缢死亡)。李志斌为什么自杀?李志斌自杀原因目前暂无定论,不过媒体最新消息为:李志斌现场留有遗书称其一直被抑郁症困扰,每天都靠高效安眠药才能入睡。因此李志斌自杀原因确定为抑郁症。作为新闻人物,下面简介内蒙古公安厅李志斌简历个人资料,供记者媒体人报道时参考。

内蒙古公安李志斌简历

内蒙古呼和浩特公安局李志斌照片

内蒙古呼和浩特公安局李志斌照片

李志斌性别:男。

李志斌民族:汉族。

李志斌籍贯:山西省朔州市。

李志斌年龄:1967年12月出生,终年51岁。

李志斌学历:中央党校大学学历。

李志斌参加工作时间:1987年8月。

李志斌入党时间:1993年10月。

李志斌职务: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曾任赤峰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李志斌行政级别:副厅级。

李志斌工作简历:公开资料显示,李志斌1987.08 2002.07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石拐分局石拐派出所民警、刑警队技术员、刑警队副队长、刑警队队长、副局长;2002.07 2006.05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分局副局长;2006.05 2009.01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2009.01 2009.08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2009.08 2011.02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2011.02 2012.12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2012.12 2015.01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兼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2015.01 2015.12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15.12 2016.01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呼和浩特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2016.01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2018年11月1日李志斌自杀死亡。

李志斌赵黎平孟建伟杜宝君邢云关系:李志斌是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原厅长赵黎平的老部下。赵黎平是建国以来,首个亲手杀人、被执行死刑的省部级官员。2016年11月11日上午,赵黎平因故意杀人罪,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被判处死刑。2017年5月26日上午,赵黎平被执行死刑。被害人是一名28岁的女性,家住赤峰,而李志斌时任赤峰赤峰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邢云任内蒙古政法委书记时,任内蒙古公安厅厅长的正是赵黎平。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2003年到2009年,孟建伟在包头工作,先后任包头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等职,是李志斌的上级。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杜宝君与李志斌均曾任包头公安局副局长,李志斌杜宝君有两年时间共事。李志斌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之后,杜宝君是其下属。

李志斌妻子儿子女儿等家庭成员情况:有关李志斌妻子的信息目前不详。

李志斌背景后台情人情妇:目前不明。

李志斌自杀死亡:据新华社报道,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李志斌2018年11月1日自杀身亡。从内蒙古公安厅刑侦部门获悉,2018年11月1日凌晨,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志斌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内缢亡。经公安机关勘查调查勘验,初步排除他杀可能。现场遗书称其一直被抑郁症困扰,每天都靠高效安眠药才能入睡。

以上内容整理自媒体相关报道,仅供记者媒体人报道时参考,请以最新权威信息为准。

相关: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杜宝君简历妻子:杜宝君因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时的问题被查? ;内蒙古邢云简历妻子:邢云被查因包头还是内蒙古政法委任职期间问题? ;内蒙古公安孟建伟简历妻子:孟建伟被查与邢云杜宝君问题有关联?

中新网呼和浩特10月31日电 31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内蒙古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出生于1954年的孟建伟系内蒙古临河人,从警40年间,先后担任内蒙古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支队队长、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年7月起,孟建伟先后担任乌海、乌兰察布、包头三地公安局局长。2007年12月,孟建伟升任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3年后,孟建伟离开包头,任内蒙古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2017年12月,孟建伟退休。


 

孟建伟,浙江绍兴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科学技术文化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市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1982年1月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88年6月毕业于南开大学哲学系,获哲学硕士学位;1999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4年5-9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主要学术领域包括科学哲学、文化哲学和教育哲学。著有《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论科学的人文价值》等。在《哲学研究》、《教育研究》、《自然辩证法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曾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中国学术年鉴》、《中国哲学年鉴》、《哲学动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学术论文或介绍学术观点百余次。曾获省部级以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6次,获中国科学院朱李月华优秀教师奖。1995年首批入选北京市跨世纪理论人才“百人工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度)。

 

孟建伟,浙江绍兴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科学技术文化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市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1982年1月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88年6月毕业于南开大学哲学系,获哲学硕士学位;1999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4年5-9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主要学术领域包括科学哲学、文化哲学和教育哲学。著有《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论科学的人文价值》等。在《哲学研究》、《教育研究》、《自然辩证法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曾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中国学术年鉴》、《中国哲学年鉴》、《哲学动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学术论文或介绍学术观点百余次。曾获省部级以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6次,获中国科学院朱李月华优秀教师奖。1995年首批入选北京市跨世纪理论人才“百人工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度)。

工商信息列表共找到65条孟建伟的公司工商信息页次:1/4 下一页上一页山南千业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园林绿化工程;草种;花卉、苗木培育,种植销售;太阳能光伏设备,网围栏加工,体育器材,照明设备安装;圆路、水渠、假山、古建亭、工程机械、水系、喷泉、雕塑、广场铺装、花坛。(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542200200009442 / 91542200MA6T1JDR51西藏 - 山南 - 乃东乌海市和兄弟商贸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销售:日用百货、文化用品、教学设备、体育器材、办公家具、办公用品、乐器、家纺、服装、康复器材、Ⅰ类医疗器械、建筑材料、电子产品、监控、运动地板、印刷品、宣传品、科技用品、公共设施、无障碍设施、环保设备;广告设计;室内装饰装修工程。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150302MA0Q0T528F内蒙古 - 乌海 - 海勃湾青岛万信普惠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业务流程外包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知识流程外包服务】(以上范围不含非银行支付业务、不含理财等投资类内容、需经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未经金融监管部门依法批准,不得从事向公众吸收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等金融服务);企业管理咨询;商务信息咨询(不含商业秘密及中介);房地产信息咨询;旅游信息咨询(不含旅行社经营业务);财务信息咨询;互联网信息服务;经济信息咨询;批发:家具,工艺品,珠宝首饰,建筑材料;室内外装饰装潢工程。(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370213230332830 / 91370213MA3MKQ4401山东 - 青岛 - 李沧天津市天友建筑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经营范围:建筑工程设计及技术咨询服务;城市规划设计;景观及园林绿化工程设计、施工及技术咨询服务;建筑装潢设计及技术咨询服务;公共艺术设计;建筑工程总承包;建筑工程项目管理及咨询服务;新型建筑材料、结构体系、施工技术、设备机电一体化、电子信息领域的技术开发、咨询、服务、转让;建筑信息模型(BIM)技术开发、模拟设计、技术咨询及服务;绿色建筑设计、工程项目管理、技术咨询服务;房屋租赁;文化艺术活动的组织、策划、交流;展览展示服务;文化产品设计、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370102MA3N6T4786山东 - 济南 - 历下青岛利金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业务流程外包、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未经金融监管部门依法批准,不得从事向公众吸收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等金融服务);企业管理咨询;企业营销策划;市场调研;商务信息咨询(不含商业秘密及中介);财务信息咨询;经济信息咨询;代办汽车过户、年审、挂牌服务;汽车保险代理服务;二手车经销;汽车代驾服务;汽车租赁服务;会议服务;展览展示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370213230273200 / 91370213MA3DET1W8L山东 - 青岛 - 李沧文水东津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用石墨系列材料的生产、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141121MA0KEM6509山西 - 吕梁 - 文水郑州艾维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健康管理、健康咨询、健康检测、康复护理;保健用品、日用品、第一、二类医疗器械销售。公司主页热卖供应查看联系方式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10122000087715 / 91410122MA44J3E92R河南 - 郑州 - 中牟周口市建之伟商贸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销售:办公用品、日用百货、五金电料、办公家具、电器、电脑耗材、消防器材、其他印刷品、标牌、条幅、宣传品。(涉及许可经营项目,应取得相关部门许可后方可经营)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11602020068714 / 91411602MA45ECX752河南 - 周口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孟建伟理发店经营范围:理发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41805600047020广东 - 清远 - 清城杭州诚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服务:网络技术、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成果转让,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除演出及演出中介);批发、零售:日用百货、服饰、鞋帽、包装材料、家居用品、办公用品、计算机软硬件、电子产品、橡胶制品、金属制品、纺织面料、通讯器材、皮具、家用电器、花卉、初级食用农产品(除食品、药品);食品经营。(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330103MA2CFEKT6M浙江 - 杭州 - 下城高碑店市骏捷运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普通货物运输(不含危险化学品)、普通货物仓储(不含危险化学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130684MA0CU33M9N河北 - 保定 - 高碑店漯河市源汇区建伟小吃店经营范围:快餐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11102614191159 / 92411102MA42Q98E8E河南 - 漯河 - 源汇唐山伟嘉晨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汽车销售;二手车交易服务;代办机动车上牌、年检、过户服务;汽车零配件、轮胎、润滑油、汽车装具批发零售;汽车销售咨询服务;汽车修理服务;汽车救援***(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91130223MA0D4C6D8X河北 - 唐山河南遂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花庄支行经营范围:吸收公众存款;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办理国内结算;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买卖政府债券、金融债券;从事同业拆借;从事借记卡业务;代理收付款项及代理保险业务;提供保管箱服务;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业务。**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11728000000052河南 - 驻马店 - 遂平河南又见煎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餐饮管理。(涉及许可经营项目,应取得相关部门许可后方可经营)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411103000047785 / 91411103MA44NBW742河南 - 漯河 - 郾城上海普件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从事智能科技、计算机软硬件、生物科技(除专项)专业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计算机软硬件及配套设备、电子产品、通讯设备(除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仪器仪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310107000821160浙江 - 舟山 - 普陀保定红云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房地产信息咨询、房地产中介服务、二手房屋买卖代理服务、房地产销售代理服务、房屋租赁代理服务、房地产居间活动、房地产贷款咨询、房地产营销策划、房地产手续代理、交易代理(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130611000050769 / 91130611MA08B9703J河北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佬御散酒店经营范围:散酒零售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650000607232340新疆 - 乌鲁木齐山西恒久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机电设备及配件、电讯器材、音响设备、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品)、劳动防护用品、橡胶制品、工矿机械设备、普通机械设备、水泵、阀门、高低压成套设备、箱式变电站、通讯设备、照明电器、防爆电器、电线电缆、暖通设备、电子产品、仪器仪表、防火门、防水卷帘、五金交电、液压件、建筑材料、办公用品、装潢材料、铁矿石、铁精粉、安防设备、节能产品的销售;矿山机械设备及配件的销售与维修;计算机软件开发。(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140100061262649 / 91140100MA0HFG2E50山西 - 太原 - 小店介休市锴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经营范围:软件开发,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数字内容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人代表:孟建伟
注 册 号:140781010122462 / 91140781MA0GRQPF1R山西 - 晋中 - 介休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个人简历

1969年10月至1971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沙金胡套海公社通讯员;

1971年5月至1976年3月,解放军5108部队64分队战士;

1976年3月至1977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农机厂工人;

1977年7月至1981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干部;

1981年7月至1986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海渤湾中队副指导员;

1986年5月至1988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

1988年1月至1991年2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队长;

1991年2月至1994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年7月至1998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1998年5月至2003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公安局局长;

2003年6月至2007年12月,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局长;

2007年12月至2010年9月,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2010年9月至2013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

2013年1月至2015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7年12月,退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11月1日电 (记者李源)据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孟建伟简历

1969.10—1971.05,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沙金胡套海公社通讯员;

1971.05—1976.03,解放军5108部队64分队战士;

1976.03—1977.07,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农机厂工人;

1977.07—1981.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干部;

1981.07—1986.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海渤湾中队副指导员;

1986.05—1988.01,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

1988.01—1991.02,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队长;

1991.02—1994.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07—1998.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1998.05—2003.06,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公安局局长;

2003.06—2007.12,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局长;

2007.12—2010.09,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2010.09—2013.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

2013.01—2015.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5.01—2017.12,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7.12,退休。

更多推荐

近期多名"老虎"密集被审判 十九大后23名中管干部受审

图解:十九大一年间至少22名"老虎"被查处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受贿案一审宣判

“玩乐圈”腐败:投其所好 醉翁之意不在酒

“亲友圈”腐败:祸起萧墙 公权力成“私人订制”

中央新一轮巡视各组全部进驻 7名新组长亮相

中新网呼和浩特10月31日电(张林虎)31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内蒙古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出生于1954年的孟建伟系内蒙古临河人,从警40年间,先后担任内蒙古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支队队长、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年7月起,孟建伟先后担任乌海、乌兰察布、包头三地公安局局长。2007年12月,孟建伟升任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3年后,孟建伟离开包头,任内蒙古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2017年12月,孟建伟退休。(完)

原标题:孟建伟:教育与生命——关于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思考

▲孟建伟

【作者简介】孟建伟,男,1955年生,浙江绍兴市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山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

【文章来源】《教育研究》2007年9期

【摘要】 教育不仅要强化技术层面的训练,更要切入生命层面,包括科学与人文的生命、教育者的生命和受教育者的生命。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对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探索,不仅有助于加深对教育的本性、宗旨和使命的认识,而且有助于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倾向,使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

【关键词】 教育; 生命; 生命哲学;

【基金】 中国科学院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科学文化哲学研究”(人教字[2002]90号);中国科学院创新文化专项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ZKYWMB2006-2)的研究成果之一

当今之教育存在着一种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教育活动的中心似乎只是实证化和功利化的知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教育的过程仿佛是过度技术化和模式化的生产流程,而不是对人的全面而充分的培养。于是,一方面,我们惊喜地目睹教育的巨大发展和进步:教育的规模在日益扩大,知识量和信息量在不断增加,基础设施在大大改善并正在走向现代化,越来越多的高学历毕业生正走向社会,加入现代化建设的行列;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担忧地看到,教育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外在化和空心化,越来越离开人的内心世界,离开人的活生生的生命。这显然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也有悖于教育的本质、宗旨和使命。

虽然关于“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讨论已经深深触及到了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但似乎还没有完全切入问题的实质: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只有真正切入并融于生命的教育,才能体现教育的生命,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素质教育,才有可能从根本上避免或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因此,有必要对教育与生命的关系问题,也就是对教育的生命本体论问题做一些深度研究和思考。本文试图从教育内容、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三个角度来探讨教育与生命的契合问题。

教育能否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生命,首先取决于教育的内容是否真正具有生命力,是否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魂,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精神,也就是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

科学与人文是人类最高尚和最富有创造性的两种文化,因而也是人类教育的永恒主题。当然,这里所说的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是广义的,诸如技术和工艺等层面也应分别属于这两种文化。如何将这两种人类最富有创造性的文化通过教育传授给学生,这需要从两种文化的结构说起。

尽管从表面看,科学与人文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文化,但在本质上它们却有着十分相似的结构。一般说来,无论是科学还是人文,大致都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形而下的,也可以说是外在的;另一个是形而上的,也可以说是内在的。如果说,前者属于倾向于外部世界的实证的和功利的层面的话,那么,后者则属于倾向于内心世界的思想的和精神的层面。这显然不难理解,因为文化是人创造的,而人的创造活动本身就可大致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面向外部世界的,形而下的;另一个则是面向内心世界的,形而上的。当然,这两个层面的划分只是粗略的和相对的,在二者之间并不存在截然分明的界线,而是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和相互贯通的。也正是二者之间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和相互贯通,才使得人和文化保持积极的进取精神和旺盛的生命力,才能让我们领悟到人和文化的活生生的生命及其二者之间的深刻关联。

要全面而深刻地理解科学与人文这两种文化,须从根本上克服并超越当代流行的各种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特别是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观,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和现代新儒家的文化观,还有正在兴起的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观。

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科学观的最大缺陷在于,它们只对科学做了狭隘的实证主义或功利主义的理解,因此,只看到其实证的或功利的一面即形而下层面,而看不到其思想的和精神的一面即形而上层面。当它们强调科学世界与人文世界的截然区分,并竭力拒斥“形而上学”的同时,实质上也从根本上否认了科学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切断了科学的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之间的内在关联,从而切断了科学的生命。

尽管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和现代新儒家的文化观同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观的立场截然相反,但是,前者同样对科学做了狭隘的实证主义或功利主义的理解。在他们的视野中,似乎科学世界是完全形而下的,而人文世界则是纯粹形而上的,因此,只有人文世界才是真实的生命存在,科学世界不但没有实在的意义,反而同人和人的生命是相对立的。于是,当它们将科学置于人文的对立面予以批判的同时,实质上也从根本上否认了科学与人文之间的深刻关联,切断了包括科学在内的所有文化的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之间的内在关联,因而,不仅切断了科学的生命,而且也切断了人文的生命。

还有,正在兴起的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观也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它在本质上是解构性的,而不是建构性的。它在批判科学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同时,也从根本上解构了所谓大写的“真”、“善”、“美”,解构了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解构了科学与人文的生命,甚至解构了人和文化本身。

一旦克服并超越上述各种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我们对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就会有全新的理解,特别是从根本上突破传统的对科学世界与人文世界所做的所谓事实与价值、认识与体验、外在与内在、形而下与形而上之间那种截然对立的僵硬的思维方式。

事实上,科学作为一种文化,既有实证的和功利的一面,更有思想的和精神的一面,它本身就体现着关于事实与价值、认识与体验、外在与内在、形而下与形而上之间有机的统一。正是形而下与形而上这两个层面的高度有机的统一,科学文化才像一个生命有机体,展现着蓬勃的生命力。

的确,科学活动具有很强的实证性和功利性,至少其最终成果需要有很强的实证依据,并且最好具有很强的应用价值,于是,需要大量的实验、论证、数学推导和演算,等等,这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东西,是人们容易看到的。但是,科学绝对不是可以简单地依靠实证和功利这两个“齿轮”运作的机器,而是由无数具有极高品位和素养的人(科学家)所参与的极富创造性的活动。这些人带着什么样的理想、信念和观念,怀着什么样的探索动机,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和心灵体验,最终碰到并抓住了什么样的历史机遇,在很大程度上是属于形而上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它与人们通常所说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密切相关,是人们不易觉察的。

爱因斯坦认为,凡是造诣较深的科学家都对科学怀着一种“宗教感情”,这种“宗教感情所采取的形式是对自然规律的和谐所感到的狂喜的惊奇,因为这种和谐显示出这样一种高超的理性,同它相比,人类一切有系统的思想和行动都只是它的一种微不足道的反映。只要他能够从自私欲望的束缚中摆脱出来,这种感情就成了他生活和工作的指导原则”①。在他看来,自然科学家同画家、诗人、思辨哲学家有类似的“探索的动机”:“人们总想以最适当的方式来画出一幅简化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于是他就试图用他的这种世界体系来代替经验的世界,并来征服它”②,只不过各自采用的方式不同。探索的过程同时也是“感情和思想的一种净化”,于是,“人们才有他们所能有的那些最微妙的、最高尚的乐趣:对艺术创造和思维的逻辑秩序的美的乐趣”。③爱因斯坦在这里所描述的是关于科学的形而上层面的东西,正是在形而上层面的最深处,我们深切地感悟到科学家的生命和科学的生命及其二者之间的同一性。

另一方面,人文作为一种文化,也同样有形而上和形而下两个层面。我们不妨以艺术为例。尼采说,“艺术是生命的最高使命和生命本来的形而上活动”。④海德格尔说,一切艺术“在本质上都是诗”,⑤而“诗是真正地让我们安居的东西”。⑥这显然都是从形而上层面来理解艺术。其实,艺术也存在着技术性很强的实证的和功利的层面。在这个形而下层面上,艺术强调的是实验、技法、技艺和功用,等等,这与科学非常相似。要是没有形而下层面,艺术就不可能成为艺术。

总的说来,无论是科学还是人文,都有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前者是体,后者是魂。如果说,前者在很大程度上追求的是技术层面上的精湛和高超,那么,后者则在很大程度上追求的是精神层面上的深奥和高远。然而,这两个层面和两种价值取向又是相辅相成、浑然一体和不可分割的。没有体的魂只是空洞而抽象的魂,因而不可能有活的生命;反之,没有魂的体则只是死亡而僵硬的体,同样没有生命。正是这种体和魂高度有机的结合,才使得科学与人文成为活生生的生命有机体,充满着丰富的人性和不竭的创造力,因而充满着蓬勃而旺盛的生命力。

所谓生命,有两层涵义:其一,它是活的东西;其二,它是有灵魂的东西。所谓教育要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生命,也有两层涵义:其一,教育要切入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其二,教育要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灵魂。当今教育所存在的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其最大的缺陷和偏颇之一就是,只重视科学与人文的形而下层面,而忽视其形而上层面,当然更不可能关注二者之间的有机结合,于是,在教育内容上往往只有体而没有魂,也就是说,没有从根本上真正切入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切入科学与人文之魂。

要对教育做生命哲学的探讨,须涉及三种生命:一是以上所说的关于科学与人文的生命,实质上也就是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关于科学与人文文化创造者的生命;二是关于教育者即教师的生命;三是关于受教育者即学生的生命。从生命哲学的最深刻的意义上说,教育的过程实质上就是这三种生命之间不断交流、不断对话和不断融合的过程。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教育者是关键,是联接三者之间的纽带和桥梁,起着主导作用。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要真正肩负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使命和神圣职责,这显然不仅仅只是一个关于教育技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关于生命哲学的问题。

首先,教育者应真正切入教育内容之生命,也就是切入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一层涵义。

在教育所涉及的三种生命当中,关于教育内容的生命,即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或许是最难以把握和切入的,因为一般说来,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似乎只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两种生命出席,而代表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的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的生命是隐匿的,往往并不在场。人们课堂上所学的往往只局限于按某种教学大纲精心编制的教科书,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们所创造的原始性东西很少涉猎。因此,事实上我们充其量是在用第二手材料进行教学。当然,教科书有其突出的优点,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也许是永远不可或缺的。它浓缩了人类知识的精华,并对其做了分门别类的整理、概括和总结,最终以近于公理化的逻辑体系呈现给大家,似乎让人们能够一步一个台阶地进入知识的殿堂。要是没有教科书,整个教育有可能出现无序状态,难以找到范围、目标、步骤、方法和方向。然而,应当看到,教科书也有其明显的缺陷,即过度简约化、逻辑化和体系化,以致将人类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最终简约为抽象的知识和一个个封闭的逻辑体系,变得远离时代、远离社会,特别是远离创造者的生命。因此,教科书充其量只能充当寻求知识的“地图”或“向导”,而不是人们所需要的一切。

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育者,不仅应当教给学生教科书所规定的知识及其逻辑、证明、演算、实验、技巧等一切技术层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要给学生活的知识,特别是揭示被教科书及其逻辑体系所掩盖的科学与人文之魂和生命。这就要求教育者要进一步贴近科学,贴近人文,贴近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的内心世界,包括大量接触其第一手材料。当然,即使大量接触第一手材料,人们也往往难以把握创造者之魂,对于科学尤为如此。因为这些材料之“结论几乎总是以完成的形式出现在读者面前。读者体验不到探索和发现的喜悦,感觉不到思想形成的生动过程,也很难达到清楚地理解全部情况,使他有可能恰好选择这一条道路,而不选择任何别的道路”。⑦当然,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最好的方式无疑是教育者直接投身于科研或创作等创造性活动,从而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造者,而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教书匠。这也是当今之大学所强调的教学与科研并重最深刻的意蕴之一。

其次,教育者应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也就是切入学生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二层涵义。

教育者要尽可能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造者,从而有助于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然而,并不意味着创造者可以取代教育者的角色。教育者的角色之所以难以被取代,关键是教育者担当着“教育”这一特殊的使命。而要实现这一使命,教育者不仅需要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而且更需要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正是使教育深深地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从而在塑造受教育者之灵魂这个意义上,教师(也只有教师)才被赋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称号。

要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从而塑造受教育者之灵魂,我们的教育就应当赋予更多的“生命教育”的意蕴:真正将受教育者看做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简单机械地接受知识的“容器”;要对人给以全面而充分的培养和教育,而不仅仅局限于知识和技术层面;要关注丰富而完满的人性及其培育,包括兴趣和爱好的培养,理想和激情的点燃,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养成,情感和情操的熏陶,个性和潜力的挖掘以及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培育,等等,而不是将人看做是无个性的人,并只关注对其进行智力方面的培养和训练。一句话,教育者首先应当面对的是人及其生命,然后再对不同的人及其生命进行人性化教育。这并不是要否认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应当肯定,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永远是整个教育中最重要的内容和环节之一。正是为了更好地履行教育的使命,为了人的全面发展,也为了使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更加完善并富有成效,才强调要将其融于“生命教育”并使其更加人性化,从而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

最后,教育者更应真正切入教育者自身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三层涵义。

教育者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关键是,首先得真正切入教育者自身之生命,因为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不仅仅只是一个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一个形而上的生命哲学的问题。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在很大程度上要靠人们用生命去洞察、感悟和把握。要是教育者自身对科学与人文并不感兴趣,也没有较高的理想和追求,将自己的生命游离于科学与人文之外,显然是难以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的。只有将自己的生命真正投入到科学与人文事业中,从而将自己的人生变成诸如“科学人生”、“艺术人生”或“哲学人生”的时候,人们才有可能真正体悟到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及其对人自身的意义。

当然,教育者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仅要有“科学人生”、“艺术人生”或“哲学人生”的精神境界,更要有“教育人生”的精神境界。所谓“教育人生”,就是将自己的生命投入到教育事业中去,或者说把教育事业看做是自己的生命,从中去实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而要达到“教育人生”的精神境界,显然同样不只是一个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更是一个形而上的生命哲学的问题。教育者要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关键是,教育者首先得真正切入自身的生命,即用生命去“教书”和“育人”,不仅教会学生专门的知识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同学生展开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交流和对话,不断提高他们的思想境界和精神境界,培育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如果教育者对自己的职业缺乏神圣感和使命感,对学生缺乏爱、热忱和责任心,将自己的生命游离于教育过程之外,那么,这样的教育就不可能真正切入学生的生命,最终势必还是外在化和空心化的教育。

正是教育者、教育内容和受教育者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这里包含两层涵义:其一,对于“教育的生命”来说,三种生命缺一不可;其二,只有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才构成“教育的生命”。这就是说,即使教育者切入了科学与人文的生命,并用自己的生命去从事教育,还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受教育者能否同样用自己的生命去从事学习,并且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生命。由于教育以学生为本,它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使受教育者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所以,受教育者的生命在整个“教育的生命”中占有特别重要的本体论地位。要是没有受教育者之生命的积极参与,整个教育活动将失去其最根本的意义。因此,受教育者用生命去学习,如同教育者用生命去教育一样,也是关于教育的生命哲学的一大主题。

受教育者怎样才能做到用生命去学习?这里涉及两个相互关联的最基本的问题:一是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二是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

关于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从表面看似乎是一个极其简单、不成问题的问题,然而事实上,我们的教和学往往就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出现了问题。“应试教育”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与“应试教育”相应的是“应试学习”,而“应试学习”实质上已经设定了一种学什么和怎样学的学习模式,那就是以书本知识及其考试为中心的学习模式。这种学习模式的最大缺陷和偏颇之一就是,使学习过于外在化和空心化,与生命脱节:它所关注的往往只是关于科学与人文的知识外壳,而从根本上忽视了关于科学与人文的内在生命;它只重视外在的专业性和技术性的训练,而从根本上忽视了学习者自身生命的参与。

爱因斯坦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要使学生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那是最基本的。他必须获得对美和道德上的善有鲜明的辨别力”,而“这些宝贵的东西,是通过同教育者亲身接触,而不是——至少主要的不是——通过教科书传授给年轻一代的”。⑧他强调,“使青年人发展批判的独立思考,对于有价值的教育也是生命攸关的,由于太多和太杂的学科(学分制)造成的青年人的过重负担,大大地危害了这种独立思考的发展。”⑨而且,“过分强调竞争制度,以及依据直接用途而过早专门化,这就会扼杀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⑩显然,爱因斯坦的这番话对当今的“应试教育”可以说依然是一针见血的,非常有助于我们加深对教育者应当教什么和怎么教以及受教育者应当学什么和怎么学等问题的认识,表明专业知识教育和学习只是整个教育和学习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更重要的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特别是要“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要深刻领悟“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特别是“发展批判的独立思考”的能力。

由此可见,学习的观念是十分广阔而深刻的。就广度而言,受教育者所要学习的绝不仅仅只是专业知识,而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做人,做“一个和谐发展的人”。一般说来,只有做“一个和谐发展的人”,才会具有无限的创造力。就深度而言,受教育者更不能仅仅满足于专业知识的学习,而要直接切入“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也就是直达科学与人文之生命,深入怀特海所说的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因此,学习的方式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技术性的、应试的和外在的层面,更重要的是,要将自身的生命投入其中,用生命去学习,用生命去体验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其实,这个“深奥高远之境”既是科学与人文之境界,又是个人生命之境界,是这两种境界的融合。随着这两种境界的不断融合,我们的学习就不可能外在化和空心化了,而变成了我们的生命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也是一个看似极其简单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把握好的最基本的问题。与“应试教育”相对应的“应试学习”,不仅设定了一种关于学什么和怎样学的学习模式,而且也蕴含着一种关于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价值导向,那就是为考试而学,以成绩来证明自己。如果说当代流行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教育观由于对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强调,已经使我们的教育和学习变得过于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话,那么,“应试教育”和“应试学习”则在很大程度上更进一步加剧了我们的教育和学习的外在化和空心化,因为,对许多人来说,学习的目的最终居然变成了为了考试,而不是为了追求知识本身。

要纠正学习的外在化和空心化的倾向,不仅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好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而且还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好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这里所说的“根本”,指的是生命本体论意义上的根本。也就是说,不仅在学什么和怎么学的问题上要切入生命之根本,不能仅仅停留于学技术层面的外在的东西,更不能外在地即脱离自身生命地去学,而且在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上也要切入生命之根本,既要关注学习对人的外在功利的意义,更要重视学习对人的内在生命的意义,包括心灵世界的丰富、精神境界的提高、自由幸福的获得、人生价值的实现,等等。显然,在生命哲学的视野中,这两个问题是密切相关的:一旦受教育者真正触及到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并用生命去学习,那么,自然就会产生一种崇高感、使命感和幸福感,就会深切体会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同时也会深切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美好;同样,如果受教育者真正切身感受到学习对生命的意义,那么,自然就会有更远大的理想、更饱满的热情和更强有力的精神动力去钻研各种专业知识和领悟“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去用心体验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并将自己的生命融入其中。要是离开生命之根本,将学习的意义仅仅局限于外在的功利层面,那么,学习就会失去根本的目标和方向,失去内在的动力和精神支柱。通过这样的学习,受教育者充其量也只能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而不是“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注释:

①②⑦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283、101、79.

③⑧⑨⑩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43、155、310、310.

④尼采.悲剧的诞生[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2.

⑤⑥Martin Heidegger. Poetry, language, Thought [M].New York: Harper Row Publishers,Inc. 1975.72、215.

本平台所选文章均选自公开出版物,只做学习之用。转载时注明了文章出处和作者姓名,并未征得作者及出版机构的意见。如不同意本平台转载,请及时与平台管理员取得联系并及时予以删除。

欢迎关注《现代教育科学》(月刊)

现代教育科学高教研究版微信号:xdjykxgjyj

编辑部电话:0431—85386524

官方QQ群:284744331;二群:157456471

编辑部投稿邮箱:lyyang0213@sina.com;xiandaijiaoyukexue@163.com

网站:http://xdjykx.jledu.gov.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标题:孟建伟:教育与生命——关于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思考

▲孟建伟

【作者简介】孟建伟,男,1955年生,浙江绍兴市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山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

【文章来源】《教育研究》2007年9期

【摘要】 教育不仅要强化技术层面的训练,更要切入生命层面,包括科学与人文的生命、教育者的生命和受教育者的生命。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对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探索,不仅有助于加深对教育的本性、宗旨和使命的认识,而且有助于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倾向,使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

【关键词】 教育; 生命; 生命哲学;

【基金】 中国科学院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科学文化哲学研究”(人教字[2002]90号);中国科学院创新文化专项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ZKYWMB2006-2)的研究成果之一

当今之教育存在着一种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教育活动的中心似乎只是实证化和功利化的知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教育的过程仿佛是过度技术化和模式化的生产流程,而不是对人的全面而充分的培养。于是,一方面,我们惊喜地目睹教育的巨大发展和进步:教育的规模在日益扩大,知识量和信息量在不断增加,基础设施在大大改善并正在走向现代化,越来越多的高学历毕业生正走向社会,加入现代化建设的行列;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担忧地看到,教育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外在化和空心化,越来越离开人的内心世界,离开人的活生生的生命。这显然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也有悖于教育的本质、宗旨和使命。

虽然关于“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讨论已经深深触及到了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但似乎还没有完全切入问题的实质: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只有真正切入并融于生命的教育,才能体现教育的生命,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素质教育,才有可能从根本上避免或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因此,有必要对教育与生命的关系问题,也就是对教育的生命本体论问题做一些深度研究和思考。本文试图从教育内容、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三个角度来探讨教育与生命的契合问题。

教育能否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生命,首先取决于教育的内容是否真正具有生命力,是否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魂,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精神,也就是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

科学与人文是人类最高尚和最富有创造性的两种文化,因而也是人类教育的永恒主题。当然,这里所说的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是广义的,诸如技术和工艺等层面也应分别属于这两种文化。如何将这两种人类最富有创造性的文化通过教育传授给学生,这需要从两种文化的结构说起。

尽管从表面看,科学与人文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文化,但在本质上它们却有着十分相似的结构。一般说来,无论是科学还是人文,大致都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形而下的,也可以说是外在的;另一个是形而上的,也可以说是内在的。如果说,前者属于倾向于外部世界的实证的和功利的层面的话,那么,后者则属于倾向于内心世界的思想的和精神的层面。这显然不难理解,因为文化是人创造的,而人的创造活动本身就可大致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面向外部世界的,形而下的;另一个则是面向内心世界的,形而上的。当然,这两个层面的划分只是粗略的和相对的,在二者之间并不存在截然分明的界线,而是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和相互贯通的。也正是二者之间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和相互贯通,才使得人和文化保持积极的进取精神和旺盛的生命力,才能让我们领悟到人和文化的活生生的生命及其二者之间的深刻关联。

要全面而深刻地理解科学与人文这两种文化,须从根本上克服并超越当代流行的各种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特别是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观,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和现代新儒家的文化观,还有正在兴起的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观。

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科学观的最大缺陷在于,它们只对科学做了狭隘的实证主义或功利主义的理解,因此,只看到其实证的或功利的一面即形而下层面,而看不到其思想的和精神的一面即形而上层面。当它们强调科学世界与人文世界的截然区分,并竭力拒斥“形而上学”的同时,实质上也从根本上否认了科学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切断了科学的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之间的内在关联,从而切断了科学的生命。

尽管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和现代新儒家的文化观同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观的立场截然相反,但是,前者同样对科学做了狭隘的实证主义或功利主义的理解。在他们的视野中,似乎科学世界是完全形而下的,而人文世界则是纯粹形而上的,因此,只有人文世界才是真实的生命存在,科学世界不但没有实在的意义,反而同人和人的生命是相对立的。于是,当它们将科学置于人文的对立面予以批判的同时,实质上也从根本上否认了科学与人文之间的深刻关联,切断了包括科学在内的所有文化的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之间的内在关联,因而,不仅切断了科学的生命,而且也切断了人文的生命。

还有,正在兴起的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观也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它在本质上是解构性的,而不是建构性的。它在批判科学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同时,也从根本上解构了所谓大写的“真”、“善”、“美”,解构了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解构了科学与人文的生命,甚至解构了人和文化本身。

一旦克服并超越上述各种狭隘的科学观和文化观,我们对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就会有全新的理解,特别是从根本上突破传统的对科学世界与人文世界所做的所谓事实与价值、认识与体验、外在与内在、形而下与形而上之间那种截然对立的僵硬的思维方式。

事实上,科学作为一种文化,既有实证的和功利的一面,更有思想的和精神的一面,它本身就体现着关于事实与价值、认识与体验、外在与内在、形而下与形而上之间有机的统一。正是形而下与形而上这两个层面的高度有机的统一,科学文化才像一个生命有机体,展现着蓬勃的生命力。

的确,科学活动具有很强的实证性和功利性,至少其最终成果需要有很强的实证依据,并且最好具有很强的应用价值,于是,需要大量的实验、论证、数学推导和演算,等等,这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东西,是人们容易看到的。但是,科学绝对不是可以简单地依靠实证和功利这两个“齿轮”运作的机器,而是由无数具有极高品位和素养的人(科学家)所参与的极富创造性的活动。这些人带着什么样的理想、信念和观念,怀着什么样的探索动机,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和心灵体验,最终碰到并抓住了什么样的历史机遇,在很大程度上是属于形而上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它与人们通常所说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密切相关,是人们不易觉察的。

爱因斯坦认为,凡是造诣较深的科学家都对科学怀着一种“宗教感情”,这种“宗教感情所采取的形式是对自然规律的和谐所感到的狂喜的惊奇,因为这种和谐显示出这样一种高超的理性,同它相比,人类一切有系统的思想和行动都只是它的一种微不足道的反映。只要他能够从自私欲望的束缚中摆脱出来,这种感情就成了他生活和工作的指导原则”①。在他看来,自然科学家同画家、诗人、思辨哲学家有类似的“探索的动机”:“人们总想以最适当的方式来画出一幅简化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于是他就试图用他的这种世界体系来代替经验的世界,并来征服它”②,只不过各自采用的方式不同。探索的过程同时也是“感情和思想的一种净化”,于是,“人们才有他们所能有的那些最微妙的、最高尚的乐趣:对艺术创造和思维的逻辑秩序的美的乐趣”。③爱因斯坦在这里所描述的是关于科学的形而上层面的东西,正是在形而上层面的最深处,我们深切地感悟到科学家的生命和科学的生命及其二者之间的同一性。

另一方面,人文作为一种文化,也同样有形而上和形而下两个层面。我们不妨以艺术为例。尼采说,“艺术是生命的最高使命和生命本来的形而上活动”。④海德格尔说,一切艺术“在本质上都是诗”,⑤而“诗是真正地让我们安居的东西”。⑥这显然都是从形而上层面来理解艺术。其实,艺术也存在着技术性很强的实证的和功利的层面。在这个形而下层面上,艺术强调的是实验、技法、技艺和功用,等等,这与科学非常相似。要是没有形而下层面,艺术就不可能成为艺术。

总的说来,无论是科学还是人文,都有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面,前者是体,后者是魂。如果说,前者在很大程度上追求的是技术层面上的精湛和高超,那么,后者则在很大程度上追求的是精神层面上的深奥和高远。然而,这两个层面和两种价值取向又是相辅相成、浑然一体和不可分割的。没有体的魂只是空洞而抽象的魂,因而不可能有活的生命;反之,没有魂的体则只是死亡而僵硬的体,同样没有生命。正是这种体和魂高度有机的结合,才使得科学与人文成为活生生的生命有机体,充满着丰富的人性和不竭的创造力,因而充满着蓬勃而旺盛的生命力。

所谓生命,有两层涵义:其一,它是活的东西;其二,它是有灵魂的东西。所谓教育要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生命,也有两层涵义:其一,教育要切入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其二,教育要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灵魂。当今教育所存在的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其最大的缺陷和偏颇之一就是,只重视科学与人文的形而下层面,而忽视其形而上层面,当然更不可能关注二者之间的有机结合,于是,在教育内容上往往只有体而没有魂,也就是说,没有从根本上真正切入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切入科学与人文之魂。

要对教育做生命哲学的探讨,须涉及三种生命:一是以上所说的关于科学与人文的生命,实质上也就是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关于科学与人文文化创造者的生命;二是关于教育者即教师的生命;三是关于受教育者即学生的生命。从生命哲学的最深刻的意义上说,教育的过程实质上就是这三种生命之间不断交流、不断对话和不断融合的过程。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教育者是关键,是联接三者之间的纽带和桥梁,起着主导作用。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要真正肩负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使命和神圣职责,这显然不仅仅只是一个关于教育技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关于生命哲学的问题。

首先,教育者应真正切入教育内容之生命,也就是切入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一层涵义。

在教育所涉及的三种生命当中,关于教育内容的生命,即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或许是最难以把握和切入的,因为一般说来,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似乎只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两种生命出席,而代表科学与人文文化之生命的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的生命是隐匿的,往往并不在场。人们课堂上所学的往往只局限于按某种教学大纲精心编制的教科书,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们所创造的原始性东西很少涉猎。因此,事实上我们充其量是在用第二手材料进行教学。当然,教科书有其突出的优点,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也许是永远不可或缺的。它浓缩了人类知识的精华,并对其做了分门别类的整理、概括和总结,最终以近于公理化的逻辑体系呈现给大家,似乎让人们能够一步一个台阶地进入知识的殿堂。要是没有教科书,整个教育有可能出现无序状态,难以找到范围、目标、步骤、方法和方向。然而,应当看到,教科书也有其明显的缺陷,即过度简约化、逻辑化和体系化,以致将人类活生生的科学与人文文化最终简约为抽象的知识和一个个封闭的逻辑体系,变得远离时代、远离社会,特别是远离创造者的生命。因此,教科书充其量只能充当寻求知识的“地图”或“向导”,而不是人们所需要的一切。

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育者,不仅应当教给学生教科书所规定的知识及其逻辑、证明、演算、实验、技巧等一切技术层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要给学生活的知识,特别是揭示被教科书及其逻辑体系所掩盖的科学与人文之魂和生命。这就要求教育者要进一步贴近科学,贴近人文,贴近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创造者的内心世界,包括大量接触其第一手材料。当然,即使大量接触第一手材料,人们也往往难以把握创造者之魂,对于科学尤为如此。因为这些材料之“结论几乎总是以完成的形式出现在读者面前。读者体验不到探索和发现的喜悦,感觉不到思想形成的生动过程,也很难达到清楚地理解全部情况,使他有可能恰好选择这一条道路,而不选择任何别的道路”。⑦当然,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最好的方式无疑是教育者直接投身于科研或创作等创造性活动,从而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造者,而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教书匠。这也是当今之大学所强调的教学与科研并重最深刻的意蕴之一。

其次,教育者应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也就是切入学生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二层涵义。

教育者要尽可能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造者,从而有助于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然而,并不意味着创造者可以取代教育者的角色。教育者的角色之所以难以被取代,关键是教育者担当着“教育”这一特殊的使命。而要实现这一使命,教育者不仅需要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而且更需要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正是使教育深深地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从而在塑造受教育者之灵魂这个意义上,教师(也只有教师)才被赋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称号。

要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从而塑造受教育者之灵魂,我们的教育就应当赋予更多的“生命教育”的意蕴:真正将受教育者看做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简单机械地接受知识的“容器”;要对人给以全面而充分的培养和教育,而不仅仅局限于知识和技术层面;要关注丰富而完满的人性及其培育,包括兴趣和爱好的培养,理想和激情的点燃,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养成,情感和情操的熏陶,个性和潜力的挖掘以及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培育,等等,而不是将人看做是无个性的人,并只关注对其进行智力方面的培养和训练。一句话,教育者首先应当面对的是人及其生命,然后再对不同的人及其生命进行人性化教育。这并不是要否认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应当肯定,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永远是整个教育中最重要的内容和环节之一。正是为了更好地履行教育的使命,为了人的全面发展,也为了使知识教育、技术教育和智力教育更加完善并富有成效,才强调要将其融于“生命教育”并使其更加人性化,从而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问题。

最后,教育者更应真正切入教育者自身之生命,这是关于教育的生命本体论的第三层涵义。

教育者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关键是,首先得真正切入教育者自身之生命,因为要真正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不仅仅只是一个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一个形而上的生命哲学的问题。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在很大程度上要靠人们用生命去洞察、感悟和把握。要是教育者自身对科学与人文并不感兴趣,也没有较高的理想和追求,将自己的生命游离于科学与人文之外,显然是难以切入科学与人文之生命的。只有将自己的生命真正投入到科学与人文事业中,从而将自己的人生变成诸如“科学人生”、“艺术人生”或“哲学人生”的时候,人们才有可能真正体悟到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及其对人自身的意义。

当然,教育者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仅要有“科学人生”、“艺术人生”或“哲学人生”的精神境界,更要有“教育人生”的精神境界。所谓“教育人生”,就是将自己的生命投入到教育事业中去,或者说把教育事业看做是自己的生命,从中去实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而要达到“教育人生”的精神境界,显然同样不只是一个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更是一个形而上的生命哲学的问题。教育者要真正切入受教育者之生命,关键是,教育者首先得真正切入自身的生命,即用生命去“教书”和“育人”,不仅教会学生专门的知识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同学生展开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交流和对话,不断提高他们的思想境界和精神境界,培育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如果教育者对自己的职业缺乏神圣感和使命感,对学生缺乏爱、热忱和责任心,将自己的生命游离于教育过程之外,那么,这样的教育就不可能真正切入学生的生命,最终势必还是外在化和空心化的教育。

正是教育者、教育内容和受教育者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这里包含两层涵义:其一,对于“教育的生命”来说,三种生命缺一不可;其二,只有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才构成“教育的生命”。这就是说,即使教育者切入了科学与人文的生命,并用自己的生命去从事教育,还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受教育者能否同样用自己的生命去从事学习,并且切入科学与人文的生命。由于教育以学生为本,它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使受教育者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所以,受教育者的生命在整个“教育的生命”中占有特别重要的本体论地位。要是没有受教育者之生命的积极参与,整个教育活动将失去其最根本的意义。因此,受教育者用生命去学习,如同教育者用生命去教育一样,也是关于教育的生命哲学的一大主题。

受教育者怎样才能做到用生命去学习?这里涉及两个相互关联的最基本的问题:一是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二是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

关于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从表面看似乎是一个极其简单、不成问题的问题,然而事实上,我们的教和学往往就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出现了问题。“应试教育”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与“应试教育”相应的是“应试学习”,而“应试学习”实质上已经设定了一种学什么和怎样学的学习模式,那就是以书本知识及其考试为中心的学习模式。这种学习模式的最大缺陷和偏颇之一就是,使学习过于外在化和空心化,与生命脱节:它所关注的往往只是关于科学与人文的知识外壳,而从根本上忽视了关于科学与人文的内在生命;它只重视外在的专业性和技术性的训练,而从根本上忽视了学习者自身生命的参与。

爱因斯坦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要使学生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那是最基本的。他必须获得对美和道德上的善有鲜明的辨别力”,而“这些宝贵的东西,是通过同教育者亲身接触,而不是——至少主要的不是——通过教科书传授给年轻一代的”。⑧他强调,“使青年人发展批判的独立思考,对于有价值的教育也是生命攸关的,由于太多和太杂的学科(学分制)造成的青年人的过重负担,大大地危害了这种独立思考的发展。”⑨而且,“过分强调竞争制度,以及依据直接用途而过早专门化,这就会扼杀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⑩显然,爱因斯坦的这番话对当今的“应试教育”可以说依然是一针见血的,非常有助于我们加深对教育者应当教什么和怎么教以及受教育者应当学什么和怎么学等问题的认识,表明专业知识教育和学习只是整个教育和学习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更重要的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特别是要“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要深刻领悟“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特别是“发展批判的独立思考”的能力。

由此可见,学习的观念是十分广阔而深刻的。就广度而言,受教育者所要学习的绝不仅仅只是专业知识,而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做人,做“一个和谐发展的人”。一般说来,只有做“一个和谐发展的人”,才会具有无限的创造力。就深度而言,受教育者更不能仅仅满足于专业知识的学习,而要直接切入“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也就是直达科学与人文之生命,深入怀特海所说的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因此,学习的方式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技术性的、应试的和外在的层面,更重要的是,要将自身的生命投入其中,用生命去学习,用生命去体验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其实,这个“深奥高远之境”既是科学与人文之境界,又是个人生命之境界,是这两种境界的融合。随着这两种境界的不断融合,我们的学习就不可能外在化和空心化了,而变成了我们的生命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也是一个看似极其简单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把握好的最基本的问题。与“应试教育”相对应的“应试学习”,不仅设定了一种关于学什么和怎样学的学习模式,而且也蕴含着一种关于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价值导向,那就是为考试而学,以成绩来证明自己。如果说当代流行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教育观由于对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强调,已经使我们的教育和学习变得过于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话,那么,“应试教育”和“应试学习”则在很大程度上更进一步加剧了我们的教育和学习的外在化和空心化,因为,对许多人来说,学习的目的最终居然变成了为了考试,而不是为了追求知识本身。

要纠正学习的外在化和空心化的倾向,不仅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好学什么和怎样学的问题,而且还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好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这里所说的“根本”,指的是生命本体论意义上的根本。也就是说,不仅在学什么和怎么学的问题上要切入生命之根本,不能仅仅停留于学技术层面的外在的东西,更不能外在地即脱离自身生命地去学,而且在为什么要学和学有何意义的问题上也要切入生命之根本,既要关注学习对人的外在功利的意义,更要重视学习对人的内在生命的意义,包括心灵世界的丰富、精神境界的提高、自由幸福的获得、人生价值的实现,等等。显然,在生命哲学的视野中,这两个问题是密切相关的:一旦受教育者真正触及到科学与人文之生命,并用生命去学习,那么,自然就会产生一种崇高感、使命感和幸福感,就会深切体会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同时也会深切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美好;同样,如果受教育者真正切身感受到学习对生命的意义,那么,自然就会有更远大的理想、更饱满的热情和更强有力的精神动力去钻研各种专业知识和领悟“包括专业知识在内的一切文化生活所依存的那种精神”,去用心体验那种“深奥高远之境”,并将自己的生命融入其中。要是离开生命之根本,将学习的意义仅仅局限于外在的功利层面,那么,学习就会失去根本的目标和方向,失去内在的动力和精神支柱。通过这样的学习,受教育者充其量也只能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而不是“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注释:

①②⑦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283、101、79.

③⑧⑨⑩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43、155、310、310.

④尼采.悲剧的诞生[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2.

⑤⑥Martin Heidegger. Poetry, language, Thought [M].New York: Harper Row Publishers,Inc. 1975.72、215.

本平台所选文章均选自公开出版物,只做学习之用。转载时注明了文章出处和作者姓名,并未征得作者及出版机构的意见。如不同意本平台转载,请及时与平台管理员取得联系并及时予以删除。

欢迎关注《现代教育科学》(月刊)

现代教育科学高教研究版微信号:xdjykxgjyj

编辑部电话:0431—85386524

官方QQ群:284744331;二群:157456471

编辑部投稿邮箱:lyyang0213@sina.com;xiandaijiaoyukexue@163.com

网站:http://xdjykx.jledu.gov.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孟建伟个人简历:
1969.10—1971.05,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沙金胡套海公社通讯员;
1971.05—1976.03,解放军5108部队64分队战士;
1976.03—1977.07,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农机厂工人;
1977.07—1981.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干部;
1981.07—1986.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海渤湾中队副指导员;
1986.05—1988.01,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副队长;
1988.01—1991.02,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交警支队队长;
1991.02—1994.07,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兼劳教所所长;
1994.07—1998.05,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1998.05—2003.06,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公安局局长;
2003.06—2007.12,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公安局局长;
2007.12—2010.09,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2010.09—2013.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
2013.01—2015.01,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5.01—2017.12,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
2017.12,退休。

中新网呼和浩特10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股票吧-综合资讯网  

GMT+8, 2020-8-5 16:34 , Processed in 0.11038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gaoyamiejunguo

© 2005-2020 SUPPORT

返回顶部